做学术,不能抬头看西方

时间:2019-03-25 23:46:17 来源:科尔沁左翼中旗资讯网 作者:匿名



“皇帝十卷”《世界现代化历程》不仅是中国最完整的世界现代化研究专着,也是国际学术领域中国学者的爆发。

在接受“解放日报”和“上海观察”专访时,该系列的主编,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钱成丹表示,现代化模式非常不同,没有普遍的普遍形式。 。

研究每个国家的现代化进程,目的是学习其经验,警惕其教训,为中国的现代化提供参考。要做到这一点,中国学者需要努力创造自己的系统,而不是西方的扩音器。

迄今为止最完整的现代研究专着

上海观察:中国的世界现代化研究始于20世纪80年代,经过数十年的努力,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果。十卷《世界现代化历程》的出版,这是当时的主编,可以说是该领域研究的总结。

钱成丹:我也很高兴。

这套书是教育部关于哲学和社会科学的主要研究项目“世界现代化进程的不同模式”的最终结果。该项目于2005年启动。来自全国许多着名大学和研究机构的近70名学者参与了各种书写,是各自领域的权威研究人员。我们的学术团队水平非常高。

这套书也是中国出版的世界现代化研究最完整的专着。以前,有相关的研究专着出版,但大多数是单书,相对分散,主题相对单一。当我申请该项目时,我报告了9个子项目。专家委员会担心我们不能这么做。我们建议先做六个。在出版6卷书之后,社会反应非常好。很多人建议,既然写了“世界现代化进程”,为什么不把整个世界写进呢?所以我组织了4卷,这都涵盖了。

上海天文台:写这样一部杰作的动机是什么?

钱成丹: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我研究过英国的历史和现代化的历史。这套书是这两方面研究的结合。

英国是世界上第一个进入并完成现代化的国家。当我加深对英国历史的研究时,我有了对世界现代化进行全面研究的想法。对于每个国家和每个国家来说,现代化是必须的。编写这样一系列书籍的意义是不言而喻的。上海天文台:除一般卷外,其他九卷均按地区独立预订,但数量结构相似。围绕现代化模型对它们进行了讨论和总结。因此,“模范”是这一系列书籍的主题。

Dan的钱:是的,因为不同的模型是世界现代化研究的核心。

在现代化方面,西方学者普遍强调西方经验的普遍性和示范性,并将整个世界的发展融入西方模式。但世界现代化的事实并非如此。现代化在全世界展示了不同的发展路径和模型。本书对不同的道路和模型进行了历史调查和实证研究。通过研究表明,虽然现代化是各地区和地区发展的共同趋势,但现代化模式差异很大,每种模式都有其存在的原因。任何模式都有其优点和缺点,并且没有普遍的通用形式。

例如,“欧洲和美国模式”不是唯一的模型和“正确”模型。它起源于欧美历史的自然形成过程;在欧洲和美国,他们的现代化模式也不同,如英国模式和法国模式。对于非西方地区,盲目复制或移植西方国家只会导致“适应性”;只有找到适合自己国情的道路,有利于自身发展,才能在现代化进程中取得成功。

上海观察:这样一个基本结论不仅可以帮助中国人了解世界现代化的整个过程,而且可以增强他们对当代世界的整体认识。这也有助于我们观察中国现代化的经验和现状,认真考虑中国未来的发展。

钱成丹:如果是这样的话,就会达到这套书的目的。

这门学科的活力在于关爱时代。

上海观察:但也有观点认为现代化研究已经过时。

钱成丹:20多年前,中国的现代化研究进入了高潮,现在已经平静下来了。它确实不像以前那么热。这在世界各地都是一样的。在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现代化研究在国际学术界开始流行,涌现出大量知名学者,引发了激烈的学术争论。现在慢慢退回学术研究中的话语背景。

上海观察:什么是“话语背景”?钱承丹:今天言论的力量依然强大。现在,几乎每个人文社会科学学科都会有意识或无意识地运用现代研究的话语逻辑,并受其学术影响的影响。有些人不一定同意现代化研究的路径和方法,甚至不赞成现代化研究本身;但现代化研究的逻辑深深地隐藏在当代学术话语的结构中,没有人可以忽视它,没有人可以避免它。影响。

上海观察:普通中国读者可能会疑惑:这些研究与他们有什么关系?

钱成丹:经历了许多艰辛,中国已经在世界上重新建立起来,已经成为世界上非常重要的一部分,但仍有许多事情尚未完成,但必须要做。因此,中国仍处于现代化进程中,“现代化”仍是无数中国人追求的目标。普通的中国人可能不明白理论上的“现代化”是什么,但“现代化”对他们来说是正确的;今天,现代化仍然是国家的目标和民族的追求,也是生活的现实。 。

这是中国现代化研究不断发展的背景和历史背景。这里体现了一门学科的生命力:它融合了历史与现实,体现了对时代的关怀。

上海观察:您能用一句话总结30多年的现代化研究吗?

钱成丹:我们的研究是对世界现代化进程中共性和特殊性的跨领域和三维研究,使人们对现代化进程有了全面的了解。

在过去的几百年里,世界在改变前后发生了类似的变化。变化的方向是相同的,变化的结果基本相同。这是世界现代化的总体趋势。因此,现代化首先表现出很大的共性,正是建立“世界现代化”的共性。

但现代化在世界不同地区是不同的。—— - 不同的道路,不同的经历,不同的模式,不同的表达方式,成功和失败是不同的,经验和教训是不同的—— - 这些是现代化的特色。

不懂历史,随便说说,怎么办?

上海观察:学术研究和实际需求往往是不可分割的。我们从历史研究中可以得到什么教训?钱成丹:到目前为止,世界上还没有很多现代化,取得了相当大的成功。即使在英国进入最早和最早的现代化,其工业化也造成了许多社会问题,如贫富悬殊,环境污染等。英国解决了这些问题吗?它是如何解决的?这些都需要研究。

今天,大多数国家仍处于现代化的过程中,甚至刚刚起步,他们遇到了很多问题。什么阻碍了他们的进步?我们怎样才能避免陷入类似的困境?这些也需要研究。

上海观察:现代化研究起源于西方。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西方面临着大量新兴独立国家和新形成的世界格局。一方面,要了解这些国家,一方面要控制世界,就必须创造一个新的国家。学科,提供新的研究方法和新观点,“现代化研究”应运而生。西方用它将自己的价值观和判断力输出给他人。

钱成丹:中国的现代化研究与西方现代化研究有很大的不同。最大的不同是中国的现代化研究是基于国家的需求,服务于中国。

20世纪80年代,中国致力于现代化建设。迫切需要了解各国在现代化进程中的经验教训。我们希望了解各国所犯的错误,并希望了解各国积累的经验。因此,了解其他国家并为自己提供经验教训是中国现代化研究的出发点和归宿。

上海观察:通过研究世界历史上大国的现代化进程,您对中国的改革提出了许多见解。例如,在20世纪80年代,你得出的结论是“改革也是现代化的典范,也是英国历史研究中相对成熟的典范”。虽然这在今天是常识,但它在那时引起了振动。

钱成丹:革命是现代化转型的一种方式。法国就是这种方式的典型例子;但与革命相比,改革的优势在于造成的社会动荡最小,成本最低。

比较英国和法国这两个国家是非常具有说服力的。自“光荣革命”以来,英国从未经历过暴力革命。它学会了不断变化,通过和平,渐进和改革成为第一个工业化国家。法国遭受政治动荡,经济发展长期不顺利。它在与英国的较量中处于劣势。上海观察:中国在20世纪80年代开始改革开放。为什么这种观点仍然引起轩然大波?

钱成丹:当时很多人,包括知识团体,都没有意识到邓小平同志提出的改革的意义和价值。很长一段时间,人们只知道革命的方式,不知道改革的方式。他们认为,革命可以是“一步一步”,和平,渐进和改革的方式可能更加稳定。

历史教科书几乎没有引入这种改革模式,但事实并非如此。从某种意义上说,改革比革命更困难,需要所有人的参与。

上海观察:改革的价值今天是否得到充分认可?

钱成丹:没见过。在今天的中国,在许多人的意识中,改革的价值仍然被低估。

例如,许多人对民主的理解存在严重的误解。英国是第一个完成民主过渡的西方国家,但在此之前,联合王国花了四五百年的时间为法治做准备,用了近200年的时间才完成民主化进程。法;法国大革命没有法治的准备就发生了,它成了一个没有限制的绝对民主,实际上是无政府状态。 1793年颁布的宪法,尽管字面意思是一个完美的民主制度,但根本没有得到执行,因为社会太混乱而无法执行。

首先,法治再民主,这不是学者们所想到的,而是历史告诉我们的事实。如果你不了解历史,只是说说,怎么样?

?中国学者再也不能“只从外面”

上海天文台:《世界现代化历程》中国学者在世界现代化研究领域发表了自己的声音。长期以来,包括现代化研究在内的学术研究一直是西方控制话语的权利。

钱成丹:近代以来欧洲长期统治世界霸权,在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占据主导地位,起着“世界大师”的作用。西方人习惯于相信他们的优越地位归功于他们文明的优越性,正是这种思维方式在近代之后构建了西方的话语优势。

上海观察:这种立场和出发点使得西方学者的研究视角和学术话语不可避免地存在偏见。钱成丹:书店里展示的许多关于西方文明的着作现在只介绍基本知识,或者只提及它们的优点而不是缺点,这很容易产生误导。

可以理解的是,西方人只谈论自己的优势,而不是自己的缺点。世界上的人都喜欢说自己很好;但作为中国学者,他们不必跟随西方人。当我们观察西方文明时,其优势在于不在“山”中,这可以更清楚地看到。

过去500年是西方统治世界的时代。西方文明的优势得到了充分的利用,但其缺点也得到了充分的揭示。近几十年来,世界格局已经开始逆转,而其他先前被压制的文明正在缓慢但非常坚实,在现代之前又回到了高低的状态。一旦世界上所有文明都平等,世界将变得更加平坦。

上海观察:如何客观全面地对待西方文明

钱成丹:在西方中世纪(西欧)近1000年,东方先进,西方落后,落后。我说东方不仅指中国,而且指整个东方,包括印度,中东,伊朗,甚至拜占庭。

为什么会这样?由于西欧在那个时代高度分裂,直到14世纪和15世纪才出现以国家为基本支撑点的现代民族国家。这是西方崛起的开始。但随着君主专制制度的出现,专制君主制领导了一个又一个现代西欧国家。如果不是专制君主制将西欧从封建主义中拉出来,那么西欧仍然存在严重分歧。

几乎每个西方国家都经历过威权主义的阶段,这是其悠久的历史。有些人有意或无意地扼杀了这段历史;但历史是历史,它确实是真的,它无法涵盖。

西方崛起的过程也是外部扩张,殖民化,屠杀和掠夺的过程。这些也是西方人试图“忘记”的一些记忆。

上海天文台:如果你了解历史,你会发现很难说西方文明“扎根于红”。

钱成丹:但是他们逆转了:除了西方文明之外,其他文明从一开始就是错误的,其根源是腐朽的。但这种情况并非如此。上海观察:我们一直在关注西方并了解西方一段时间。为什么我们不能看到和理解?

钱成丹:因为我们经常看西方很高,抬头看起来好像在天空中。

一段时间以来,中国的奖学金越来越“西化”。这并不是说中国学者不做中国学者,而是许多中国学者成为西方学者的声音。他们不考虑西方学者,也不考试他们。他们直接应用它们甚至直接重复它们。

上海观察:这种“来自外部的外部性”的趋势是如何形成的?

钱成丹:从历史背景来看,这是可以理解的。

明清以后,中国变得越来越封闭,思想和学术越来越僵化,失去了生命力。在19世纪中叶,西方用武力打开通往中国的大门。为了拯救国家,当时的知识分子开始了解西方,把注意力集中在西方的思想,文化,科学和理性上。他们认为这些是西方的基础。对于那些意识到自己缺点并渴望摆脱困境的中国人来说,学习西方学习很重要。这导致了近代中国学者的全面转型。从内容到方法,思维方式和语言,西方风格已经被采用为例,并且它已经在今天建立。

经过一个多世纪的理解和介绍,我们没有再生,甚至不熟悉西方的学术和西方思想。随着无数翻译作品的出现甚至三四流作品的出现,外国成就的权威是无形的。一步步。例如,西方大学刚刚撰写并未及时测试的博士论文很快就会成为中国学者模仿的基准;当一种新的西方语言出现时,成为中国出版物需要很长时间。流行词汇,等等。

上海观察:这种“精神主义”显然会成为一个问题。

丹的钱:是的,问题在于缺乏思考。目前的危机是盲目的,而不是无知的。显然,我们需要关注西方学者,及时了解学术领域,采取开放思想的学习态度。因此,我们不能进行学术交流,进行学术对话。但无论是学习学习还是沟通和对话,我们必须先了解,然后彻底了解,思考和分析。

这12个字是做好工作所必需的。事实上,西方学者最值得称赞的是其独立思考和批判精神。只有有批评才能创新,如果有思想,就会有生命力。西方人一直批评自己,如康德的批评,黑格尔的批判,“科学理性的批评批评”,“工业资本主义的批判”等,批评前人和后来的人才来创造新的理论和新的制度。例如:亚当·斯密批评重商主义,凯恩斯批评自由放任,供应学校批评凯恩斯等等,西方经济学以这种方式发展。如果有一天,中国学术界有“哈贝马斯批判”,“新自由主义批判”和“世界体系理论批判”等研究,即使它在一开始看起来很幼稚,也是成熟的开始。

《世界现代化历程》(10册)

钱成丹主编

江苏人民出版社

钱成丹,中国第一位博士生世界历史系,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中国英国历史学会会长,英国皇家历史学会传播学会理事,第六届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历史学科评审组组长,电视纪录片[0x9A8B ]学术指导。

地图来源: Visual China?照片编辑器:周一杰


  
科尔沁左翼中旗资讯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科尔沁左翼中旗资讯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视频,版权均属科尔沁左翼中旗资讯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

已经被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科尔沁左翼中旗资讯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